经济学诺奖求解可持续增长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9 01:22

经济学诺奖求解可持续增长

2018-10-09 00:36来源:北京商报技术/GDP/公司

原标题:经济学诺奖求解可持续增长

  威廉·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摘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并不意外。作为历史上的获奖热门,无论诺德豪斯的气候变化经济学、罗默的内生增长理论,在业内都享誉匪浅。不过,在2018年,两人同时因对经济可持续增长的贡献而获奖,预测者们显然始料未及。在经济危机过去十年后,全球经济再次陷入滞胀循环的焦虑,瑞典皇家科学院此时的选择值得玩味。

诺德豪斯:力推碳排放税

诺德豪斯与诺贝尔经济学奖渊源颇深。上世纪末,他与美国第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森合著经典教科书《经济学》。十年后,诺德豪斯就成为众多博彩公司看好的诺奖候选人,并曾引发2009年开奖前夕的赌局事件。

公开资料显示,诺德豪斯的经济学研究范围广泛,涉及环境、价格、能源、技术变革、经济增长、利润和生产率的增长趋势等领域。不过,最具影响力的当属开创气候变化经济学之举。

长期以来,气候变化与人类经济活动之间的关系存在诸多分歧,自然科学界缺乏有力证据劝说大众采取行动来遏制全球变暖。自上世纪70年代起,诺德豪斯将研究方向转向该领域。他发现,自然学科在做预测时,往往使用简单的外推法,比如把二氧化碳排放量与GDP相挂钩。减排意味着GDP的增速下滑。但这种处理方法忽略了微观主体对经济环境变化的适应能力。

在诺德豪斯的论文中,他举例,当气候干旱时,农场主可以改种对水分要求更少作物。类似的,如果政府出台碳排放税,推动企业可寻求替代能源,在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的同时,GDP增速并不一定会放慢。类似于传统经济学对财富和投资关系的分析,诺德豪斯在分析框架中,引入环境变量代替了财富,将人类经济行为对环境的影响看作是某种意义上的投资,并先后建立了两个分析经济对气候变化的“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RICE模型和DICE模型。利用这两个模型,诺德豪斯等人详细分析了碳排放对于气候变暖的影响。

2006年,引发世界对气候问题广泛关注的“斯特恩报告”出炉。气候变化经济学的最新文献自此不断地引用同一个名字:诺德豪斯。

罗默:奠基新增长理论

事实上,早在2016年罗默就曾被纽约大学“选为”当年诺奖得主的有力竞争者,但直到现在罗默才正式折桂诺奖。作为新增长理论奠基者,他的理论探讨了纠正新古典经济增长模型的局限性的一些可能途径,用内生的技术来解释经济的增长,从而导致经济增长分析的全面复兴。

在一定程度上,罗默的突破源自于他的物理学背景。在本科阶段,罗默在芝加哥大学研究数学和物理,直到大四才转而进入经济学领域。由于“半路出家”的缘故,罗默曾抨击某些宏观经济学家们滥用数学工具,并罔顾现实的做法已经到了促使“宏观经济研究”发生倒退的境地。在罗默看来,现代宏观经济学借用大量的“假设”与“数学工具”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而不顾观点与现实是否相符。

罗默的经济增长模型把公共知识和企业拥有的专门知识看作内生变量。“20世纪以来基础科学知识和应用技术知识交互作用的创新模式使我们很难把二者从经济意义上截然分开,工业化过程不可避免地使科学越来越成为一种依赖于技术的内生活动。”

在此基础上,罗默提出了四要素增长理论,即新古典经济学中的资本和劳动(非技术劳动)外,又加上了人力资本(以受教育的年限衡量)和新思想(用专利来衡量,强调创新)。1992年罗默在世界银行发展经济学年会上进一步把该理论运用到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发展战略的研究中,并认为:能否提供和使用更多的创意或知识产品,将直接关系到一国或地区经济能否保持长期增长。他举例称,毛里求斯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实施了开放政策,吸引了香港的企业家把新思想和知识产品运用到那里,从而带动了该国经济发展,摆脱了赤贫状况。

问诊可持续发展

领域各异,殊途同归。10月8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官方公告显示,诺德豪斯和罗默将气候变化和技术创新纳入了长期宏观经济分析,他们“设计出一些方法,来解决我们目前关于创造经济长期可持续增长最基本以及最紧迫的问题”。

在诺奖评委会看来,“经济学的核心是管理稀缺资源,自然环境是制约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而我们的知识体系决定我们将如何处理这些制约因素。今年的两位获奖者通过构建模型来解释市场经济和自然环境之间的关系,大大拓展了经济分析的范畴”。

此前,宏观经济研究强调技术创新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但没有模拟经济决策和市场条件如何决定新技术的创造。罗默通过证明经济力量如何管理公司产生新想法和创新的意愿来解决这个问题。

而在气候变化上,诺德豪斯的研究结果涉及社会与自然之间的相互作用。他的模型整合了物理学,化学和经济学的理论和实证结果,现已广泛传播,用于模拟经济和气候如何共同发展。它用于检查气候政策干预的后果,例如碳排放税。

在诺奖评委佩尔·克鲁塞罗看来,两人的研究属于同一个议程,即“长期的、全球性的”问题。他表示,罗默和诺德豪斯对经济政策和市场失灵有着相似的看法。

今年以来,受贸易保护主义加剧和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影响,全球经济增长面临不确定性。不久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主席拉加德就曾表示,虽然全球经济增速仍然处于2011年以来最高水平,但六个月前提出的风险开始增长,“某些风险已经实现”,“有迹象表明全球增长已进入平台期”。IMF最新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将较7月的预期有所下调。

诺奖评选委员会在此关头将经济学奖颁给上述学者,颇具深意。正如瑞典皇家科学院官方公告所言:“威廉·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的贡献是方法论的,为我们提供了对技术创新和气候变化的原因和后果的基本见解。今年的获奖者并未提供确凿的答案,但他们的研究结果使我们更接近于回答如何实现可持续的全球经济增长的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肖涌刚/文 李烝/制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